石飞科学寓言一组
2017-08-14 19:09:2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4
  • 0

石飞科学寓言一组

 

●温良的鳄鱼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图片转自网络)


  在非洲的一条大河畔。

  大树絮絮叨叨地发着感慨:“多么温厚的鳄鱼啊……”

  大象从树下经过听见了,很是反感,说:“什么?大树,你说鳄鱼温厚?这个残忍的魔王,血盆大口,浑身披甲,吼声如雷,天上的飞鸟,地上的走兽,水中的游鱼,甚至浣衣的妇人,只要碰到它,都别想活命,就连我这个庞然大物也惧他三分。”

  大树向河边一指,笑着对大象说:“你看温厚不温厚?”

  一只趴在河边小憩的鳄鱼,温和地张着大嘴,任凭十来只小燕千鸟在嘴里面跳来跳去,自由自在地玩耍。

  大象看罢,禁不住叫起来:“怪了,真是怪了!”

  “这有什么怪的。你仔细瞧瞧,燕千鸟们在干什么?”

  大象仔细瞅瞅,发现燕千鸟正在帮助鳄鱼剔牙,啄食鳄鱼牙缝里的残肉和口腔里的剩渣。

  大象顿时醒悟了,深沉地说:

  “鳄鱼需要燕千鸟做‘牙科医生’,所以对他们才如此温良。而燕千鸟为能吃到残肉剩渣,所以不惜充当恶魔的孝子。原来,利益可以改变本性啊!


●被开除家籍的蚂蚁


  有一只蚂蚁被两只蚂蚁卫士从蚁穴里拖出来,再进去,再被拖出来。第三次,蚂蚁卫士发火了:

  “你要是再往家里钻,就要你的命!”

  那只蚂蚁不敢再往蚁穴里钻了,趴在洞旁呜呜地哭起来:“这里是我的家呀。呜呜呜,我没有家了……”

  蟋蟀看到这个场景,很好奇怪,跳到那只蚂蚁跟前,问道:“我听说在蚂蚁的家族里,气味就是身份证件。他们闻到了你身上的气味,是应该放你进家的呀?”

  那只蚂蚁不说话,只顾一个劲地呜咽。

  蟋蟀又问蚂蚁卫士:“为什么不让他进家?”

  “他被开除了家籍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他擅自离家不归,在外面鬼混十几天,已经学坏了,身上的气味全变了。不开除他,就会祸害我们一家子。”

  “活该,活该。”蟋蟀冲着那只被开除家籍的蚂蚁幸灾乐祸地戏谑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江苏徐州摄影家朱维田作品

●大蟒蛇的悲剧


  美洲亚马逊河河滩上,一条大蟒蛇吃饱喝足之后,把10多米长的身躯卷成S形,悠闲舒心地养神。不仅小动物望见他的影子亡魂丧胆地躲开,就连百兽之王老虎也不敢靠近他。想不到,却有两只蚂蚁大模大样地向大蟒蛇爬近。

  大蟒蛇漠然地望望蚂蚁,冷冷地笑道:“小东西,你们的胆子还真不小哩。虽然你们号称大盗蚁,也只不过有人的指甲盖大小,不抵我的万分之一。快滚开,我懒得见到你们!”

  大盗蚁没有理会,继续向大蟒蛇身边爬。

  “小东西,找死呀!”大蟒蛇轻轻地吹口气,两只大盗蚁便被吹得无影无踪了。

  不大一会儿,那两只大盗蚁带来了成千上万只伙伴,把大蟒蛇团团困住,粘遍大蟒蛇的躯体,一边注射麻醉剂(蚁酸),一边狠命地啃咬。大蟒蛇痛苦地挣扎了一阵子,很快就麻木了,酥软地挺在沙滩上,动弹不得,任凭蚂蚁开心美餐。三天后,这条庞然大物只剩下了一副可怜的骨架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