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巧俊:“我爸是李刚”,10岁当公安!
2017-04-14 11:32:06
  • 0
  • 0
  • 31
  • 0

●“我爸是李刚”,10岁当公安!

  作者:洪巧俊

  【作者简介:洪巧俊,全国知名杂文家、时评家、艺术评论家,是当今在全国写三农时评、杂文最多的人。已出版著作《生命,千古之谜》、《三农情结》、《广东艺道》、《中国朱泥手拉坯壶第一人章燕明》等7部。
  转发感言:娃娃吃“皇粮”、穿“官服”的污秽景观,也算中国特色。数十年来,反腐号角一年更比一年紧。结果呢,这种腐败现象不仅从来没有收敛,且“推陈出新”,愈演愈烈。早在1999年11月1日《经济参考报》就以《九岁吃“皇粮”十岁穿“官服”》为题报道,在以“苦甲天下”而闻名的宁夏同心县,自1991年1月至1998年2月,违反规定,先后通过不正当手段将340多人转为国家干部,涉及副科级以上干部达80多人,其中涉及厅级干部三人,处级干部14人。其中许多是在校的中小学生,甚至出现九岁“娃娃官”和四五岁的“学前官”。20多年过去了,这种官场的畸形现象却生生不息,现在又爆出鹿邑女童“7岁上警校、10岁当公安”的“天方夜谭”。类似“同心”、“鹿邑”的丑闻到底知多少,恐怕惟有天知道。如此荒诞的“特色”,真不道如何解释为好!】


  古有甘罗八岁拜相,那是传说;今有鹿邑女童“7岁上警校、10岁当公安”,这是现实,还真不是天方夜谭。

  10岁当公安,缘于“我爸是李刚”!

  一
  据昨日澎湃新闻报道,2011年以来,河南鹿邑县公安局原党委委员、政治处主任邱海山为了给其1993年出生、当时正在上学的女儿邱某提前准备一份工作,先后违规办理了1988年出生的户口和2003年原开封警校毕业的学籍,利用不正当手段办理了2003年7月到鹿邑县公安局工作的有关“毕业生分配”手续和公务员登记备案,最终为女儿谋取到了公务员身份、政法编制和财政工资,实现了其女儿“7岁上警校、10岁当公安、长期领工资”。
  10岁之女童通过档案造假、层层糊弄,堂而皇之地成为“国家干部”,可见为儿女铺路的官爹官妈们,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干?
  “7岁上警校、10岁当公安”,这又一次刷下历史纪录,可称是官场吉尼斯!
  一个女孩子,是读完大学工作,不会读书的也不能做童工。但邱海山同志“培养”出了一位神童女工,“7岁上警校、10岁当公安”,如果真是10岁当公安,去破案,穿着警服巡逻,那可是世界最小的“神童警察”,不知会不会亮瞎世界?
  可她只领工资,不上班,是吃空饷的。
  这个县有500余名民警,长期不上班、吃空饷的却有130多名民警。在这样一个非法利益共同体面前,所有的规则都是牛栏关猫。
  最近,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简直火到不行,有评论说,该剧如此火是因为尺度大,很现实。
  但剧情往往没有现实精彩,剧中的省公安厅长很腐败,比现实中的一些地方公安局领导要逊色得多,他们“没有做不到,只有想不到”。
  有人指责《人民的名义》给警察抹黑,其实不是《人民的名义》这样的反腐剧抹黑了警察队伍,而是李刚、邱海山这样的在警察中的害群之马抹黑了警察形象。

  二
  除了邱海山为女儿谋取到了公务员身份、政法编制和财政工资。同时还有张季梅利用担任鹿邑县公务员管理部门负责人的职务便利,通过篡改年龄,伪造毕业生分配手续、《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见习期满确定工资等级审批表》、《干部介绍信》等文书、证明材料,将正在上中学的儿子孙某某从淮阳县人民检察院“空转”到鹿邑县公安局。凭借着这一整套假档案、假手续,孙某某从一名正在读书的中学生变身为一名国家干部。
  老百姓的孩子要当一名国家干部是多么难,公务员考试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考”。我有一位朋友的孩子,为了当一名国家干部,大学毕业后,连续参加了6年公务员考试,还没考上。邱海山、张季梅的孩子,一个上小学,一个上中学,却都成了国家干部,还领着工资,由纳税人供养着。
  这人比人气死人,他们的真的爹比李刚还牛B啊!如果李刚儿子李启铭10岁就当公安,就不用上大学,也就不会在大学内发生撞死人事件。

  三
  李刚是谁,这里巧哥要介绍一下,他是“我爸是李刚”事件的核心人物之一,河北保定市公安局北市区分局副局长,因其子酒后驾车撞人后口出狂言“有本事你们告去,我爸爸是李刚”而出名。
  2010年10月16日晚,其子李启铭酒后在河北大学内飞车接女友,将两名女生撞飞,致一死一重伤(经抢救无效后亡故);事发后,李刚凭借后台关系调离北市区继续上任,被网友评为“四大名爹”之一。
  事后有网友造句“父跋扈,儿猖狂,开车好似马由缰”,还有人把《我叫小沈阳》的那首歌改为《我爸是李刚》:“横行路中央,轿车轻飞扬,黄土地养育了咱那霸道的爹娘……我爸叫李刚,大名鼎鼎的李刚,李是李世民的李啊,刚是金刚的刚……”
  “李刚的话题”巧哥也写过不少,比如《我爸是李刚,药家更嚣张》(2010年11月29日南方都市报)、《从“我爸是李刚”到“我就是李刚”的跋扈》(2011年03月29日新京报)等。
  从这些李刚们的案例中,我们看到了《人民的名义》剧中“汉大帮”式的帮派腐败。邱海山时任鹿邑县公安局原党委委员、政治处主任,在该县公安系统应属“实权派”,多年的官场经营,己形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和利益集团。在这个帮派里,彼此相互关照、利用、包庇,窃取国家利益,于是才有这“7岁上警校、10岁当公安、长期领工资”,这令人震惊的腐败现象。

  四
“7岁上警校、10岁当公安”,也让我们看到了拼爹逻辑下的阶层固化。
  2013年7月我写了《寒门学子到底输在哪里》(载厉以宁主编的《时论中国》一书),以前我总认为寒门学子主要输在教育资源均衡上。认为城乡教育“二元结构”导致的教育不公平中,首先是城乡教育资源起点不公平。
  其次是城乡教育过程不公平。由于师资、教育设施政府都倾斜于城市,教师在乡村学校工作远比城市艰苦,工资待遇却比城市低得多,使得优秀教师涌进了城市,乡村学校缺失优质资源。农村优秀的生源得不到好的教育,从而无法进入重点中学,进不了重点中学,也就与名牌大学无缘。
  再次是城乡教育结果不公平。很多重点学校都是集中在经济发达地区和大城市,对于本地生源招生的比例大很多,同一所大学录取分数线城市生源还比农村生源低得多,从而造成农村学生在竞争中处于劣势。
  现在我知道是输在娘胎里,这就印证了“投胎是门技术活,精子决定位子”这句话的精确性。从披露的那些盛行的萝卜招聘和这些“童工干部”们,无不说明了这一事实。
  北大社会学博士冯军旗曾在中部某农业县挂职两年,在其博士论文中谈到了该县1013名副科级及以上干部的家族背景,发现了权力世袭现象,凡是副处级及以上领导干部的子女,至少拥有一个副科级以上职务,正科级亦不鲜见,“几乎找不到一个孤立的家族”。

  五
  过去有种说法: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,可你小学读6年、中学读6年,大学读4年,才能和邱海山10岁的女儿“平起平坐”,因为他已在公安“上班领工资”了。
  可当你大学毕业,如果7岁读书,你已是23岁了,人家已工作了13年,领了13年的工资,早已积累了买房的钱,而你还在找工作的路上,为找工作、为租房而焦虑,甚至为读大学的债务而忧愁。
  这人比人气死人,你输在哪里?输在没有邱海山这样的爹上!
  “我爸是李刚”,10岁当上公安!这是不是以“以人民的名义”当上的?
  要知道公务员的工资来自为人民的纳税,那么,就要以人民的名义严惩“女儿10岁当公安”的官员,以及同流合污者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