铁人:试论赵本山的乞丐艺术
2017-08-07 15:19:55
  • 0
  • 0
  • 19
  • 0

◆试论赵本山的乞丐艺术


  ——不要拿残疾人逗乐子


      作者:铁人


        

 

  【序言:本博主受文友铁人先生的授权和委托,转发其艺术评论文章《试论赵本山的乞丐艺术》。对于赵本山“乞丐艺术”的诟病,已非一时一地,久矣,广焉!赵本山先生也有必要总结总结教训了。】


  乞丐虽然新中国的诞生已经消失或很少见了,可“乞丐艺术”却风行华夏大地,遍及荧屏舞台。在一片笑声中,大有发扬光大之势。所谓乞丐艺术就是乞丐为了能讨到饭而用艺术表演的乞讨形式。其中大多是顺口溜,当然还有二人转、单出头、相声、弹唱、莲花落、快板书、天津快板、三句半、绕口令、山东快书、口技、各种乐器演奏等等,自我丑化,自我贬低,表演随意,丑态百出,最终以讨好施主施舍为最终目的表演。

  《乡村爱情2》(以下称“2”)在央视1套黄金时间热播后,在赢得较高的收视率同时,也引来了众多非议。打开因特网,就会发现铺天盖地的批评帖子——青岛新闻网的12261959网友说:赵本山这位红得发黑的笑星总爱拿残疾人当笑料,他无论是在小品或是电影中动辄拿残疾人当噱头,拿人的生理缺陷当笑料,来博得观众的笑声。“赵本山式幽默”在“2”中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:一部片子中有结巴,有大舌头,还有瘸子。真不知道赵本山不开涮残疾人还有多少幽默。赵本山,请不要拿残疾人当笑料!一位匿名网友说:原来以为东北那嘎达的农民淳朴憨厚,可看了本山同志的《乡村爱情2》,才知道那边整个一个残疾人部落。刘能差心眼,谢广坤缺根筋,赵玉田他爸嘴抽风,王木生大舌头,刘大脑袋瘸子……如果说刘流装瘸是剧情搞笑的需要,那么他故意弄得一眼大、一眼小意义何在?只会让观众看着别扭。还有众多网友对“2”用低价的艺术拼凑来对付观众,表示对赵本山的极大不理解和不满。

  很多观众对“2”意见最大的就是在剧中设计的残疾人形象实在反感,大倒胃口。从艺术角度上讲,在电视剧中塑造幽默人物,是采其性格、行为、心理上的与常人的反差,是根据人物内在的错位来制造幽默的。如果把笑料寄托在“耍戏残疾人”上,那就将艺术停留在“儿时取笑残疾人”层面上了。记得在小时候,淘气的孩子拿残疾人取乐,动不动就“逗瞎子”、“学瘸子”、“学嗑巴”、“装罗锅”等等来开心。从耍戏、愚弄残疾人那里获得了快乐,可这是建筑在残疾人痛苦之上的快乐,是给残疾人心灵留下自卑创伤的快乐,是残忍的折磨残疾人的快乐。为此,做父母的在教育孩子时,总是告诫“逗瞎子可是缺德呀”、“学嗑巴当心你也变嗑巴”、“学瘸子小心挨摔”……这些因果关系式的告诫,无非是要孩子不要歧视残疾人,要尊重残疾人,要好好做人。然而,在“2”中,把笑料寄托的人物外形的残疾上,不能不让观众们嗤之以鼻。王木生的秃舌子、刘能的嗑巴、刘大脑袋的腿瘸、赵四的抽搐歪嘴……这些剧中的主要人物形成了一个“残疾人部落”,不但没有给剧情增加笑料,倒使观众大反胃口、恶心作呕。在旧时的二人转中,往往拿愚弄、耍戏残疾人来逗笑,并毫不吝啬地埋汰自己来取悦看客,这是二人转艺人为了糊口度命才自嘲、自骂、自毁、自辱的。可以说,这种来源于“乞丐艺术”的“幽默艺术”,根本不是什么幽默艺术,是含着眼泪的耻辱表演。“大爷大奶,给点儿剩饭剩菜吧!”大凡乞丐,即使是年高六旬面对十岁小孩,也要跪下来,把自己降到孙子辈来讨饭。而你要不给,他一翻脸,就来邪的。比如:走大步,迈大步,前边到了棺材铺。棺材多,棺材好,一头大,一头小,装进死人跑不了。如果老板不撘拢,马上口气一变“装进老板跑不了”。还有在乡下要饭,人家不给,就在夜晚给人家大酱缸里扔巴巴(大粪),人家知道是要饭的使坏,故意把饭端来,叨上大酱,拿来黄瓜,乞丐黄瓜沾大酱,大口吃。施主在一旁偷着乐。其实,那巴巴是要饭的用黄泥用酒瓶做的。这种社会底层人的狡诈、狡黠、狡猾是给人以开心的笑,可是用在进入新社会半个多世纪的今天,再将旧时的二人转表演形式,旧的艺术观念,旧的艺术思想拿到电视剧中,搬到荧屏上,太不合时宜了吧?

  知名文人余秋雨把赵本山称作“东方卓别林”(在2002年赵本山小品艺术研讨会上,余说“我说赵本山是中国的卓别林”),对幽默大师卓别林不能不说是一个侮辱。赵本山是“拿社会最底层的人开涮,取悦当权者”,而卓别林恰恰相反,是“拿当权者开涮,取悦社会底层人”。卓别林戏剧中的残疾人是倍受尊重和尊敬的,他把幽默元素集中在主人公对权贵和统治者的“耍戏”上,以此来博得平民观众的笑声。尊重平民,尊重残疾人是卓别林艺术的一大特征,也正是这样他的幽默艺术才富有生命力。如果拿赵本山的幽默与卓别林的幽默艺术相比较,给人的感觉是背道而驰。《乡村爱情2》耍戏残疾人情节的出现,也许是旧时二人转愚弄、耍戏、侮辱社会底层人笑料技巧的延续吧!究其这种现象产生的根源,要从“赵本山艺术”的属性挖起,即乞丐艺术作祟。那么,拿耍戏、戏弄、侮辱、丑化社会底层人作为笑料,拿残疾人开涮取乐看客,就不是什么通俗艺术了,而是低俗的笑料。

  怎样吸取和传承传统文化?必须“古为今用,洋为中用,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”。不能将糟粕视为精华,更不能将低俗视为艺术。《乡村爱情2》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主题作品,就更应该摈弃那些对残疾人不尊的艺术因素,杜绝侮辱、贬低、嘲讽残疾人的倾向,彻底改变“乞丐艺术”方向,扫除低俗的艺术糟粕,把艺术的高光点聚在对平民的歌颂上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