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飞:“别欠人家的”
2017-06-10 17:10:32
  • 0
  • 0
  • 17
  • 0

●“别欠人家的”

  作者:石飞

  “别欠人家的”,这是母亲生前给我讲的最多的一句话。

  上世纪50年代中期,我念初小。那时候百姓生活都很艰难,缺油断盐的事情时常发生。烙煎饼的鏊子每次用,要先拿食油擦一擦,不然煎饼就揭不起来。一次星期日清早,母亲已经支好了鏊子并点着了火,油壶里却控不出一滴油来,便叫我快点去邻家借油。盘子上面放个小酒盅(4盅可盛一两),借油只借一酒盅。第三天傍晚,父亲下班买回来半斤油。母亲倒满一酒盅,让我用盘子端着给邻居送去。我看天已上黑影,便说明天再还也不迟。母亲说,不行,现在就还上,时间拖长了会忘记,千万别欠人家的。
  “别欠人家的”是母亲的口头禅,牢牢镌刻在我的年幼的心灵上。而今,老母仙逝多年,我亦年届古稀,这5个字在“脑屏”上依然清晰烁亮。

  “别欠人家的”,这句通俗质朴的俚语,蕴含着颇多的深邃事理。不给或少给别人添麻烦,给人家添麻烦,就等于欠了人家的,无法平心静气。想想自己,未免有些极端,我是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不愿意麻烦的人。也许这是遗传基因所致,父亲就是这种人。他病重期间,儿子媳妇给他倒水喂药,他总要说“谢谢,太难为你们了。”

  “别欠人家的”,意味着守信。如若不借人家的,也就不会欠人家的。但是,人生在世,谁都不可能时时处处事事顺当遂意,难免有窘困拮据求助于人的时候,也许世界上压根就没有万事不求人者。告帮于人,无可厚非,当视为正常。问题在于,要恪守信用,欠了人家的,必须及时还上。《三国演义》贬曹,说曹操误杀吕伯奢全家八口后逃跑,路遇为之买酒的老世伯吕伯奢又故意将人杀死,并留下了一句遗臭万年的名言:“宁教我负天下人,休教天下人负我。”对此,正直厚道者,肯定嗤之以鼻,与之背向处事。吾以母亲叮嘱为戒,在原籍生活工作50多年,侨居南京15载,未欠任何单位和个人一分钱。相反,有些人欠我不少钱,至今未还,不了了之。

  2002年6月“二线”离职,受聘于南京一家报社,记得当时借我钱未还的至少有四五个人,合计不下五六千元。这个数额,在15年前是何概念?相当于现在好几万吧。靠工资吃饭的人,哪有这么多闲钱,所以刚到南京时,囊中甚是羞涩,全靠当月薪酬维持生活,幸亏孩子均已成家立业不再“啃老”。其中有一个文学青年,借我6千多元自费出书,书卖光,却赖着不还账。碍于情面,我不好意思当面索讨,只是请朋友催促,他根本不当回事。5年后(1999年8月31日),妹婿知道了这事,非常生气,到他单位发飚,他还了大部分,又写了张2157元的欠条,答应3天后全部还清。待到再去找他时,人已不知去向。后来别人告诉我,说他在北京发了大财,我回了句粗话:“如此不讲诚信的小人,即便做了皇上,也是孬屎!”这张欠条现在依然在我手上,上面似乎密密麻麻满布着“无信小人”的字样。

  于是我形成了一个滑稽自嘲的逻辑:“借出去的钱,就别指望还,要么干脆别借。”其实,说不来假话,口袋里装着钱,怎么好意思不借给人呢?到南京工作头一年秋,一天上早班,刚到小区院子里,一楼1单元1号的户主(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中年汉子的尊姓大名)迎面走上来向我借钱,说是急用,承诺月底就还。我生就不会撒谎,就把口袋里仅有的300元掏给了他。结果“肉包子打狗”,再也没见他来还账。两年后,他乔迁新居,不知去向了。摊上无赖,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,那就只有甘愿“人负我”了。

  “别欠人家的”,是一种感恩情愫。“受人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”,这是一句家喻户晓的伦理箴言。“别欠人家的”,就是对此箴言的践行。对自己曾经给于物质帮助、生活照顾乃至精神抚慰的人,那是终生不可忘却,必须念念想着回报。我是这样理解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大姑妈,现已年逾九旬,儿孙满堂,有养老金保障。尽管她无任何生活之虞,我还是总想着给她表示一些自己的心意。从我开始工作拿工资那一年起,无论大节小节,都不忘携礼上门。客居南京以后,年年大小节日必寄钱,礼轻情义重,意在感恩。因为,小时候,姑妈给我们家庭不少接济。

  愚以为,应该把“别欠人家的”视为一条为人处事的道德底线,尤其是在社会诚信滑坡的今天,更是格外必要。想想自己,已是夕阳西下人,或曰来日不多,只愿自己辞世时,能够坦然无憾地说一句“我未欠人家的”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