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飞:第一只刺猬
2017-07-11 17:15:06
  • 0
  • 2
  • 21
  • 0

●第一只刺猬


  作者:石飞

  这是只不可一世的雌狐狸。听听她的口头禅心吧:“老娘就是天老爷地奶奶,老娘想怎么治谁,谁就必须乖乖地受治!”也难怪雌狐如此张狂,因为她凭着臊劲儿把辖区总长老公猪的魂儿勾住了。公猪总长赏给她一个饲料局长的头衔。只要雌狐把大名一签,公家的钞票就哗哗流。

  一天,小白兔邂逅雌狐。小白兔心里直打鼓,碰上了臊霸王,合该倒霉。别啰嗦,快点躲。小白兔想到这里,于是满脸陪笑道:“局长奶奶好!今天小辈有急事,改日登门给您老请安。”说着调头就跑。“给我按住!”雌狐命令保镖。两条野狗扑过去,死死地将小白兔按在地上。

  “小白兔,今天老娘想蹲在你的脑袋上方便一下。”雌狐说着往小白兔的头顶猛地一蹲。

  “雌狐局长,放了小白兔吧,何必欺负弱小的兔辈呢?”大柳树在一旁忍不住地劝道。

  “妈的,烧火料子,管你屁事?”雌狐说着在小白兔的头上放肆地拉尿起来。

  小白兔回到家里,哭罢叹,叹罢哭,两天两夜没吃没喝没合眼。第三天清晨,辖区法院的法警花猫破门而入,拽着小白兔的耳朵,命令道:“走,到法院当被告去!”

  辖区法院审判庭。威严肃穆。堂上悬着两块烫金大匾:“秉公办案,执法如山”,“事实为依据,法律为准绳”。猴院长威风凛凛地坐在审判长席上。雌狐卖俏弄姿地偎着公猪总长,坐在陪审席上。

  “小白兔,雌狐局长状告你用头毛戳破了她的屁股,犯故意伤害罪。你可知罪?”猴审判长讯问。

  “审判长先生,根本不存在我故意戳雌狐屁股的事情,何况我身上的毛柔柔软软的,怎么可能戳伤她呢?”小白兔哭诉道,“是雌狐骑在我头上拉屎撒尿,肆意侮辱我……”

  “小白兔,雌狐局长在你头上拉屎撒尿与本案无关。”猴审判长打断小白兔的话,“传法医山羊宣读原告伤情鉴定。”

  山羊法医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展开宣读:“按我的要求写鉴定,付给报酬1万元。雌狐……不,不,读错了……”山羊法医慌忙掏出另一个口袋的纸头展开念道:“雌狐局长屁股红肿,多处有出血点,经手术取出了扎进皮内的兔毛3根。”

  “传野狗出庭作证。”猴审判长发令。

  两条野狗分别作证道:“我亲眼看见小白兔用头毛戳雌狐局长的屁股,鲜血直流。雌狐局长被戳得疼痛难忍,晕倒在地,是我把她抬回家的。”

  “审判长先生,大柳树是现场的见证,我有大柳树的书证为凭。”小白兔说着呈上大柳树的书证。

  猴审判长接过书证看都未看一眼就说:“据查小白兔曾经多次给大柳树浇水施肥,大柳树的书证不足为据。”

  猴审判长向公猪总长挤了挤眼睛,咳嗽两声,宣判道:“……被告小白兔犯故意伤害罪。判令被告向原告赔礼道歉;判令被告剃光全身所有的毛,剃毛由山羊法医当庭实施……”

  山羊法医给小白兔实施完剃毛术之后,警告小白兔说:“你必须天天主动到雌狐门上,请雌狐骑在头上方便,以此赎罪。否则,判你坐牢。”

  被剃光了毛的小白兔全身肉红,像个怪物。“冤枉——冤枉——”小白兔发狂地呼嚎,纵身跳下山崖。

  一棵生在悬崖石缝中的千年古柏张开枝叶,托住了小白兔。“小白兔,别害怕,我是古柏爷爷。”古柏轻轻地荡醒小白兔,一边抚慰他饱受蹂躏的躯体,一边耐心开导,“自寻短见,就是屈服。对于邪恶势力,要敢于斗争。”

  “古柏爷爷,只是我太体弱力薄了……”小白兔嗫嚅着说。

  “孩子,闭上眼,让我帮你武装一下。”古柏说罢,呼仙风,采祥云,将小白兔洗礼一番。然后说声“去吧”,猛地一弹,把小白兔送回山崖。

  小白兔在山崖上静静神,浑身摸摸,自言自语道:“我变了!嘴巴尖尖,好,可作锥子用。满身是刺儿,好,专扎恶霸坏蛋。”“谢谢古柏爷爷!”小白兔郑重地向古柏磕了3个响头,然后身子一缩滚下山去。

  小白兔来到雌狐府上,大声吆喝:“小白兔给雌狐奶奶请安来了!”

  “妈的,治一下就老实了。嘿嘿……”雌狐心里好生得意,忙捏着腔儿往外跑。“小白兔把头伸好了,老娘方便来也。”

  雌狐朝小白兔的脑袋上一蹲,小白兔猛地一顶,尖硬的刺球儿钉住了雌狐的屁股。“我的妈呀,救命呀……”雌狐屁股鲜血淋漓,呼喊不止。

  刺球儿扎住雌狐的屁股不放:“贼恶婆,还敢造孽吗?”

  “我该死,再不敢了……”雌狐混身颤抖,连声告饶。

  雌狐的保镖两条野狗闻声窜出,扑上刺球儿就咬,嘴巴都被扎得直呼血淌,没命似地逃开。

  后来,猴审判长、山羊法医、公猪总长也都领教了刺球儿的厉害。从此,这只小白兔的名字就被刺猬取代了。于是,世界上诞生了第一只刺猬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