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飞:从《美的悲剧》说起
2017-08-04 18:36:17
  • 0
  • 1
  • 14
  • 0

●从《美的悲剧》说起

  作者:石飞

  《美的悲剧》,是我许多年前写的一篇寓言。篇幅不长,抄录如下。


  一位身穿三点式游泳服的少女,从泳池中跃出,引起一片喝彩:
  “好一个健美风韵的姑娘!”
  赞美声让她十分激动自豪。于是,她就穿着三点式泳装走进了大街,走进了商场,走进了宾馆,走进了舞厅……所到之处,无不被人们冷嘲热讽:
  “不知羞耻!”
  “神经病!”
  ……
  她羞愧难当,无地自容,在人们的唾弃声中仓皇逃遁。她不明白,为什么在游泳池畔,人们赞美她,后来却又耻笑她?她去请教一位美学专家。美学专家告诉她:
  “美是讲场合的。特定场合中美的东西,换到不适宜的环境中,有可能由美变丑,酿成美的悲剧。”

  三点式泳装,仅适合游泳场馆,换到其他场合,则有悖礼仪常理,必然招致嘲讽。穿三点式泳装四处乱跑,与“裸奔”何异?只有“不知羞耻”的神经病患者才做得出来。我由此联想到“以貌取人”的成语,即根据外貌来判别人的品质和才能。这种“取人”的逻辑,显然欠妥。孔夫子就有过教训,据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介绍,子曰“吾以言取人,失之宰予,以貌取人,失之子羽。”所以孔子感慨地说:“不能以貌取人,也不能凭人说话来衡量别人。”古往今来,由“以貌取人”而造成的遗憾和失误的事例数不胜数,在此已无必要赘述。其实,针砭“以貌取人”,旨在主张“一视同仁”,不管外表丑俊或言语雅俗,都应该一视同仁。

  后来,“以貌取人”逐渐演化为“衣帽取人”,以人的衣着穿戴,衡量其道德修养。当然,这也不可取。西装革履者,未必通情达理;俗装粗服者,未必缺乏修养。话虽这么说,理虽这么讲,人们还是相当注重服装仪表的,即便家境窘困,走亲访友也是要穿得好一些。实在没有,会向左邻右舍借。老辈人说,从前时兴穿大褂,谁家有一件大褂,会被借满庄。1960年代初,我已经念初中,十几岁的大孩子了,还从来没有穿过袜子。一个远房的姑姑出嫁,接“短趟”必须两代人,我跟叔叔一起去。新亲上门特别讲究,要衣帽整齐,脚不露肉。圆口布鞋,必须穿袜子。我没有袜子,就向生产队会计借,于是我平生第一尝到了穿袜子的滋味。可见讲礼仪,重衣着,也算是国人的优良传统。


  近年来,国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,温饱问题基本解决。一般人,尤其是美女帅哥,谁都会准备三二套出客的“礼服”,出门再借衣帽鞋袜的情况恐怕太稀罕了。古人云:“仓廪实知礼节,衣食足知荣辱”。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恰恰相反,“仓廪实不知礼,衣食足无荣辱”。从前人们以衣破难为情,以裤褂补丁难堪。现在青年人,不仅是青年人,就连半老徐娘也以满身“开洞”为美。褂子,前露乳(罩),后敞肉;裤子,膝盖大腿洞出,稣腰肥臀外露。穿衣戴帽,各有所好,想当年极左时代,男女老幼,非蓝即青,以至全民绿军装,谁胆敢花俏一点,便被视为“封资修”、“奇装异服”予以批判。改革开放以后,那种剥夺人性爱美自由的歪理邪说已经被抛弃了。现在人的服装可以尽情地“百花齐放”,争奇斗艳,悉听尊便,怎么俏艳都行,没有谁去干涉你的自由。这也是对极左时代的拨乱反正。


  物极必反。奇装异服可以穿,浑身上下开洞露肉,总是不该提倡的。人为什么要穿衣服,首先是遮羞,其次才是为了漂亮。如果一人独居“深闺”,穿什么都行,一丝不挂也不未尝不可。而到了公众场合,就应该有所约束,讲究起码的礼仪和荣辱。一身“乞丐服”,胸脯、大腿、屁股争相挑逗周围的眼球,岂不有碍观瞻,影响市容?做客若是这种打扮,则是对主人的不屑和亵渎,决然不会受欢迎。


  这让我想起一件往事。有一回老朋友约我去他家小酌。去了才知道,是他儿子带对象来家见爹妈的,老朋友想让我替他当参谋。据说女孩子是研究生学历,一家外企的文员。弟妹是烹调高手,菜肴置办了一大桌子。快到午饭时分,儿子牵着女孩进门了。我瞧着,心里直犯嘀咕。一头黄色鬈毛,红色蛤蟆镜,趿着拖鞋,膀子和前胸露着肉,裤子几乎洞挨洞,膝盖完全裸露,手指甲鲜红,脚指甲金黄。没等寒暄,老友就把我的手使劲一握,从沙发上拉起来,气呼呼地拖至门外。然后又转身叫出儿子,骂道:“瞎了眼的东西,这就是你相中的对象?是人还是鬼?”在我的制止下,他才止住训斥。
  嗣后,他把我拉进小酒馆。两杯酒下肚,便愤懑喋喋:“这样的女孩子,就那身衣着,就说明缺乏教养,不知羞耻!有这样出门做客的吗?那指甲染得跟妖怪似的,怎么操持家务,只能当祖宗侍候啊!”


  结果,老的扭不过少的,两个年轻人还是结了婚。虽然另处单独生活,还是很快离了。男孩子说,实在受不了妻子的娇懒放荡。

  这已不是个例,不乏普遍的借鉴意义——“衣帽取人”未尝不可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